他使敌人愧敕汗下——记安玉阁烈士

日期:2021-03-19 11:02 来源:门头沟区档案史志馆

分享代码

字号:

1940年秋,日本帝国主义向昌宛县抗日根据举行大规模“扫荡”。为有力打击敌人,坚持昌宛抗日斗争,昌宛县委组织领导全县人民奋起反抗。经过一年多的艰苦斗争和残酷考验证明:我们党是有群众基础的,是不可战胜的。

为了总结一年来的斗争经验,提高全体党员和群众的胜利信心,中共昌宛县委于1941年12月召开了县委扩大干部会议。大会总结中表彰了那些在残酷斗争中为中华民族生存而牺牲的烈士,指出:“一年间战绩的获得与党在群众威信的提高,这是应该提出的,这是我党坚强的党员,模范的干部,以血肉和头颅换来的。安玉阁(一区区委组织委员)、高三林(四区助理)的被捕绝食,受尽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坚不吐露,也忍受了敌人的利诱欺骗,但始终是不屈不挠,抱定为党、为革命、为民族、为国家牺牲的决心,头可断,共产党员的伟大人格不可侮,使敌人和汉奸愧敕汗下……

安玉阁1913年生于宛平八区西北山村一个农民家庭。父亲以农为业,农闲时做点贩卖菜籽的小本生意。因会说几口评书,以此招揽生意,买卖兴隆,家境不错。因此,安玉阁有幸上了几年学。13岁时,父亲不幸去世,安玉阁便挑起了家庭重担。由于土地较肥,人口又少,家庭仍属小康。

安玉阁从小就有一股韧劲,干什么事都有一股执着追求的精神。他爱看书,以至视书为宝,看书成瘾,时常为此不吃不睡引起父母的责怪。他好下棋,嗜棋如痴如迷,曾因此而忘记给田头妻子送饭,闹出为此夫妻吵嘴的笑话。安玉阁这种执着精神为他在以后的革命道路上一往无前,勇敢不屈奠定了基础。

“七七“事变后,宛平县党组织在市委指导下积极组织、宣传民众抗日。安玉阁受其影响,心中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1938年3月,邓华率部队来斋堂一带开辟革命根据地,不久,建立了京郊第一个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民主政府——宛平县政府。抗日政府建立后,抗日宣传及各种活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埋在安玉阁心中的革命火种猛烈燃烧起来。他积极参加了各种抗日活动,与此同时,党组织深入各村开始建党。负责西北山村建党工作的谭侯进同志发现了安玉阁这颗好苗子,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很快吸收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了西北山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

安玉阁入党后,工作更加积极,只要上级布置下工作,他不分昼夜地干,为此,常常引起妻子的抱怨。安玉阁理解妻子的苦衷,但他有一个信条,不能因此耽误革命工作。他一方面抓紧时间工作,按时完成组织交给的各项任务;同时,尽量抽出一些时间帮助妻子下地干活,并不失时机地开导妻子,教她识字、看书,给她讲革命道理,讲抗日形势,使妻子的觉悟慢慢提高起来。后来,在县妇联主任安性存进一步帮助下,她不仅提高了觉悟,而且还加入了共产党。从此,夫妻比翼双飞,谁也不甘落后。

1940年春天,安玉阁脱离生产参加革命工作,起初在六区区委工作,同年5月,六区与一区合并,安玉阁任一区区委组织委员。他一上任就投入了繁忙的大选的组织工作。为使大选工作顺利进行,他积极组织各种形式的宣传活动,经常化装宣传,活跃在街头巷尾。这之后,革命形势越来越好,安玉阁的革命干劲越来越大。不久,他当上了区代表会主席。

同年秋天,敌人向革命根据地大“扫荡”开始了,昌宛县首当其冲,遭到了空前浩劫。敌人沿清水河建据点,修岗楼,把清水河弄成一道不可逾越的封锁线,地跨沟南与沟北的一区,被敌人分为两半。为了便于工作,迅速组织群众开展对敌斗争,一区区委一分为二,安玉阁负责沟北工作。当时,敌人气焰十分嚣张,群众不敢抬头,我们在各村的工作已停止。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安玉阁不低头,不后退,他神出鬼没,走村串庄,发动群众,还不时进入动摇分子和投敌分子家进行规劝和警告。在他的领导下,沟北工作很快有了起色。敌人对此十分恼怒,曾画像出榜悬赏1000元捉拿“安大麻子”(安玉阁小时出天花,脸上留下痕迹。)却始终未能得逞。

1941年3月初的一天,安玉阁从区委驻地柏峪台来到蔡家岭。当时东北山村的斗争十分严峻,原共产党员、村长王金印和副村长王兴荣已投敌叛变。为扫除障碍,迅速开展东北山村工作,区委决定派人将王金印、王兴荣抓来教训一番,希望他们做个两面村长,一面应付敌人,一面为我们干事。3月6日遂派区警卫班李万法等四人前去执行任务。因派去的同志许久不归,安玉阁有些不放心,于是,他和另外一个同志前去接应。不久,在梁尖相遇,安玉阁当面训斥了王金印和王兴荣,希望他们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正在谈话时,敌人的枪声响了。王金印喊了一声“救命恩人来了”,便于王兴荣一起撒腿向敌人方面跑去。安玉阁等同志见敌人来势凶猛,情况紧急,便也隐蔽起来。

原来,安玉阁来到蔡家岭后,由贾国文等汉奸组成的特务网将情报送进了斋堂据点。王金印、王兴荣被抓后,王兴荣的母亲又派王金相前去斋堂据点报信。敌人得到两方面情报,随即兵分两路向蔡家岭包剿而来。一路由王兴德带领直奔蔡家岭,一路由王金相带领,经东北山、灵岳寺奔蔡家岭。王兴德带领的敌人首先与我相遇,并开枪救出王金印和王兴荣。随后,与王金相带来的敌人汇合,将蔡家岭包围逐户进行搜查。

安玉阁进村后,躲进贾文止家西屋下炉窖内。王金印、王兴荣带人来到贾文止院内时,经贾文止指点,王金印领人包围了西屋。接着,王金印便朝屋内喊到:“安玉阁你跑不了了,快出来吧!”安玉阁自知已跑不出去,便猛将窖盖掀起,对骂道:“我跑不了,你们这些汉奸卖国贼也好不了!”随即将身上带的文件点燃。敌人见安玉阁不出来,便踢开门试图进屋捉拿。敌人刚走近门前,安玉阁举起仅有的一颗手榴弹吓住敌人:“不准近前!”敌人先是一愣,不由自主退后一步,继而清醒过来,又冲过去。安玉阁见文件已经燃尽,放下心来。为了不致落入敌手,安玉阁拉响了手榴弹,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然而,一声巨响过后,安玉阁只是身负重伤,暂时昏死过去。王金印、王兴荣将安玉阁从下炉窖内拉出,放在门板上抬回斋堂据点。

安玉阁被捕的消息传到当时县委驻地史家营时。县委书记梁波同志坐卧不安。他立即派刘景武等同志过河打探消息,并和一区区委共同研究营救方案。但终因敌人看守严密,安玉阁伤势过重没能奏效。

安玉阁的被捕,被敌人视为他们的一大“胜利”。他们以为安玉阁这样一个“大八路”“大共党”一定有油水可捞。于是,施展各种伎俩想从安玉阁口中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开始,他们装模作样地为安玉阁看病,一方面显示他们在实行“人道主义”,以赢得民心;另一方面,以为这样可以感化安玉阁。接着,他们又用好饭好菜款待,和颜悦色说教,企图以此达到诱降安玉阁的目的。见敌人如此侮辱共产党人的人格,怒不可扼的安玉阁拒不进食,以示抗议。敌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找来一个妖艳女子,企图用“美人计”来劝诱安玉阁,但劝降的女人却被安玉阁骂了出来。敌人见软的不行,便露出了狰狞面目。他们把安玉阁吊在房梁上,用皮带抽,棍棒打,香火烧,烙铁烙,几经反复,安玉阁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敌人企图用严刑拷打获得情报的阴谋破产了。

1941年3月中旬的一天,绝望的敌人极其残忍地将安玉阁周身的血液抽干,将尚未断气的躯体扔给狼狗撕扯。就这样,英勇不屈的安玉阁同志,为了党的事业,为了祖国党的解放献出了自己年青的生命,时年仅28岁。

村民和家人得到安玉阁牺牲的消息,冒着风险做好棺木,准备收回尸骨掩埋,然而,几处翻遍终不见。忠骨何处寻,至今无人知。

安玉阁牺牲后,敌人并不甘心,他们要斩草除根,到处探听安玉阁妻子的下落。他们先到安玉阁家中搜寻,把家里东西翻了个过,连土炕都拆毁了。安玉阁的母亲在巨大的悲痛和刺激下,不久便离开了人世。

安玉阁的牺牲在昌宛军民心中引起巨大反响,对汉奸卖国贼的猖狂活动和日本鬼子的暴行,个个义愤填膺。为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鼓舞人民抗日士气,一区区委和区公所于安玉阁牺牲的同月25日和30日,分别将汉奸贾文止和贾国文捕获,经审讯后,于4月3日执行枪决。这一举动大长了人民的志气。从此,一区的抗日斗争更加广泛地开展起来。

抗日战争胜利后,直接参与抓捕安玉阁的汉奸王金印在土改中被抓获。西北山村新农会68名会员联名上书吕连英县长,要求判处汉奸死刑,讨还血债,为安玉阁烈士报仇。经宛平县政府特种刑事判决,在西北山村召开公审大会后,于安玉阁牺牲七年后的1948年4月3日,将作恶多端的汉奸王金印执行枪决。另一直接参与者王兴荣也于建国初期抓获,并判处死刑。带领敌人包围蔡家岭的王兴德,于建国初期死于狱中。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切罪恶多端的汉奸卖国贼死有余辜,而一身正气,宁死不屈的安玉阁烈士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