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传统村落”专栏--马栏村:72盘碾子36口井

日期:2017-04-10 16:03 来源:门头沟区档案局

分享代码

字号:

 

【作者简介】

李迎杰,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北京作协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门头沟区作家协会秘书长。

至今已发表诗、词、散文等200多首(篇),作品入选20部诗词合集,获省市征文奖80项及“五一文学提名奖”。有合著诗文集《偶然心动》。

 

 

京西多崇山,四季皆风景。走进门头沟区斋堂川,不能不去的所在便是风光秀美的马栏村。

木栈道

木栈道

  早就闻听“先有灵岳寺,后有斋堂城。”拜谒灵岳寺方知:灵岳寺建于唐贞观年间(627—649),斋堂是灵岳寺招待过往僧人和宾客的地方,马栏则是为灵岳寺养马的地方。《北京门头沟村落文化志》关于马栏的由来说:“明代为圈放马匹之地,故名。”有考古证明,斋堂地区11万年前就有人类活动。由此可知,位于斋堂镇南部的马栏村渊源深邃。

  近村之时,遥看左前方马栏山大南坡上——红五星熠熠生辉,各占一亩多地的“马”、“栏”巨幅大字镶嵌两边,便觉山也有了体温。走进16.34平方公里的小村,身心顿然舒爽:空气含泥草清新,视野被一遍遍点亮。这里就是以京西红色旅游热线而声名远播的马栏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当代军事家、军事教育家萧克曾经战斗过的地方。1939年10月,萧克将军率部进驻马栏村,在这里完成了整编。八年抗战,马栏村到处留下了英雄的足迹。1997年,马栏村民集资创建了北京市第一家村级抗战陈列馆,并用大量实物和史实,再现了“七七”事变北平沦陷后,军民团结一心共御外辱的抗战历程。记得开馆这天,萧克老将军将自己一部诞生于马栏煤窑洞内,并获1984年至1988年茅盾文学奖荣誉奖的长篇小说《浴血罗霄》,亲自赠送给了这个让他一直魂牵梦绕的小山村。

民居院墙、影壁

民居院墙、影壁

  拂去硝烟过往,马栏村深厚的文化底蕴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和探幽寻踪者的足迹。这里的古民居、四合院达十多处。其中“冀热察挺进军司令部旧址陈列馆”,即挺进军当年用过的房子和院子,建于民国初年。这是坐北朝南、两进的四合院,正门位于院落西北角。临街北门已关闭,门旁有“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石碑。一条红色“路线”延展向前,沿线的“乡情村史陈列室”(萧克将军故居)、邓华支队驻地、通讯科等,房屋青砖黛瓦,院墙彩石筑成,所谓“明清遗风”甚多,砖雕石刻尤见精致。

  除此,古树、碑刻、古庙、老戏楼、古井依然可见。向导小于透露:古老村落(马栏西村)能被完整地保存下来,缘于支柱产业煤窑的全部关闭,不少村民单靠养山护林的收入不足以修缮房屋。

  至于马栏有多少庙宇,没人说得清。建于元代的龙王观音禅林大殿(位于村中)倒是家喻户晓,村民叫它大庙或龙王庙。登26级石阶,大殿巍然耸立。明沈榜1593年撰《宛署杂记三·卷十九》载:“龙王观音寺,先朝至正中建,旧名龙王庙。成化年村民于仲全等重建,嘉靖三年改今名。”《北京门头沟村落文化志》这样描述大庙:龙王观音禅林原有规模不小,依山势建山门,两厢有配殿,现存大殿一座,坐北朝南。面阔三间7.2米,进深一间5.5米,悬山五花墙式建筑。调大脊为琉璃制,黄、绿色调配,饰有祥龙、吉凤、花卉及佛教故事等图案,华美异常……当地民俗专家说:“无论是殿架构造,还是装饰色彩,禅林寺都是不得多见的文物精品。”大庙现在修复中,东西配殿正建。

  “72盘碾子36口井”之说自古就有,足见马栏水美粮丰。村西有一老井,虽已废弃,但仍可见井壁、井深。上世纪50年代初,碾子在马栏也是寻常之物,生活所需,家家都有。现在,社会现代化了,碾子也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在马栏村,大小不一的磨盘、碾子,作为记忆的见证还零零散散站在街面上,让过往的游客发无尽遐思。

马栏村远眺

马栏村远眺

  这里的桥也是一景。与大小民居院落相连的石拱桥现存8处,都在村部以西。石拱桥均为当地火山岩石叉成。褐色、灰色、橙色等火山岩异彩纷呈,这是马栏山石最大的特点。村民讲:马栏的火山岩和马栏黄土在地质学上很有地位,经常有专家学者、地理爱好者来这儿考察。形状不一,颜色不一的石块、石板儿叉成的石拱桥稚拙粗朴,自成一格。流连于碎石路上,别有一番情致:桥头古树石磨,桥下溪水流泉,马致远笔下“小桥流水人家”的意蕴油生。

  远望马栏山上“一棚伞”,仿佛于缤纷的油彩画面独撑墨绿,煞是壮观。及至近瞧,原来是一棵大柏树。古树胸围长约260厘米,树干壮硕,枝叶繁茂,仪态万方。原来,这棵树也有个故事呢:当年康熙皇帝统兵打仗路过这儿,在树下休息,慢慢地睡着了。不料,下起了小雨。康熙醒来一看,怪了,到处全是雨,就是这棵树下面没有落雨。于是惊呼:这大柏树真是一棚伞!内侍听后,赶忙大声唱礼:记!万岁爷行至马栏大柏树下,遇雨,封柏树为“一棚伞”。从此,这棵树便名扬天下了。后来,百姓为了避开皇帝封称,又把它叫作了“万民伞”。

  到马栏,不能不到的地方就是天然圣地水浒港,也作水湖港。第二天午饭后,我们乘车从村部西行,行约3公里到马栏林场,林场向南抵水浒港。全长说有七八里,车可以上,但和步行不是一个感觉,小于提议边走边聊。路面是火山岩铺成的七彩石路,两旁千峰竞秀。“那里是当年吕洞宾和张果老下过棋的棋盘石”,小于指着山腰说,您看是不是像两位仙人刚刚收兵离去?顺着她的手指,抬头望去,果真石有蹊跷:那块棋盘石突兀悬在半空,仿佛从山的肋骨旁逸出来,瑰怪无比。咳!只可仰视,不可近足的棋盘石,岂是凡夫俗子受用之所?

古槐石磨

古槐石磨

  到了水浒港才发现:这里山美水美,奇花异草更是美不胜收。还有当年大禹治水时留下的马蹄窝、抗战功臣卧虎石,都留下了动人故事。一路之上的旧龙潭、木栈道、刘家沟、新龙潭、红崖子、十八盘,千沟万壑,令人叹为观止。听说老龙窝还有万年不化的冰,问同行的人都说没有见过,因为路途险远。尽管我极想一见,还是被善意拦下了,原来已是“夕阳西下”。不觉想起了北宋王安石游褒禅山后的感叹:“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看来这个遗憾,只有留待下次弥补了。

  返村时,我仍念念不忘那些传说。传说是一个地方的文化符号,马栏就刻上了这样的符号。有关传说故事,无疑是对马栏文化的一个贡献,也是马栏骨子里就具备了的文化走向与沉淀。马栏,想来是上天遗落人间的一块宝玉,一幅画卷,一颗良种,让人寻味不尽……

  到马栏,自驾进入门头沟地界,沿109国道于83公里处按路标左走“斋马路”(道口有“挺进军司令部旧址”路牌),南行6公里;若公交,一天只有一趟892路往返;或在地铁苹果园站乘892路车到斋堂后,打车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