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河口村

日期:2021-03-16 11:22 来源:斋堂镇

分享代码

字号:


村名:沿河口所属乡镇:斋堂镇

所在方位:在镇政府东北,距镇政府15公里,109国道14公里永定河右岸

海拔高度:388米无霜期:240天现有人口:215人农户81户

地域面积:13.2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150亩林地面积:100亩

主要产业:农业林果主要物产:核桃杏核大枣柿子

主要特产:核桃村落水源状况:山泉自流灌溉,生活用水充足

村落主要自然景观:四面环山,沿黄公路从村中穿过,地处石岩沟,刘家峪沟交汇处,东临永定河。敌台三座。

村落始建时代:明万历13年

古居民:王巨民祖屋

遗物:敌台三座,边墙残存,石碾两盘。古道。

古树:100---200年以上核桃树几十棵。百年皂角树1棵

重要历史人物

王秀川:烈士,曾任冒宛县六区区长兼武工队长

谭应富:抗战时期宛平县组织部长

重要事件:1975年因交通事故造成11人死亡,5人重伤。文革期间造反派儒兴,魏儒章带领村民冒死护台使这一古迹保存至今。

非物质文化遗产:

匠人:谭瑞明;名医:王金川

主要姓氏:王、唐

主要习俗:

春节时在院子里“码旺火”,烧松柏枝。请财神,供佛龛,挂佛图。

立秋“抓秋膘”;腊八喝“腊八粥”;端午节戴艾蒿绳;十一“送寒衣”;清明上坟祭祖;

祈雨天旱时到龙王庙祈雨

婚俗:讲究生辰八字,由媒人把女方的生辰贴子交由男方,供放在家里的佛龛上,时间三天。如在三天内家里诸事顺利平安无恙则宜娶。

丧俗:家中有人去世先差人到“五道庙”报庙,然后披麻戴孝,到亲戚家“报丧”,进门先下跪。孙男女辈戴孝帽,披白衫,轮流守灵,其间请“吵子”糊纸驴、纸马,亲朋好友“挂帐子”送寿面曰“上供”。三日凌晨下葬。

“码旺火”:每逢过年,家家户户把院子打扫干净,“三十”晚上守岁

熬年,过了午夜十二点,点燃院中早已码好的松柏树枝直到天明。早上起来开始扫灰,灰堆中如有高梁、玉米、豆类,谷粒等,发现什么说明今年丰收什么,今年就多种什么。“码旺火”习俗是民间祈求红火、吉祥、丰收、兴旺的一种形式,是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

谚语蝎子拉屎——毒(独)一份;老太太吃馇粥一抹;

豁牙子啃西瓜——道道多;耗子拉木锨——大头在后边;

瞎子点灯——白费蜡;外甥打灯笼:——照旧;

白露的核桃——满仁(人);狗掀门帘——全靠嘴支着

主要传说故事:

包公的传说

距沿河口不远的石岩沟里,有个地方叫包公坟,一块巨大的石头呈长方形且一头大,一头小,不远的山坡上有块石头酷似一顶戴帽翅的官帽,当地人称此地叫“包公坟”。

传说当年包公路过此地,翻过山梁下到半山腰突觉不适,于是摘下帽子在山上休息,下山时把帽子遗忘在山腰。下到山根病情加重客死此地。

包公铁面无私,清正廉洁,其子却浪荡忤逆,父亲说东他偏要向西,临死之前其子问他要个什么棺材,包公深知儿子禀性,心想铁棺材烂得快,自己一世清名身后也不想留下什么,照直说儿子肯定不依,不如声东击西要个石头的吧,儿子准会用铁的,这样自己才能遂愿。

不料包公儿子良心发现,自己一生不听父亲的话,最后一个心愿一定要按父亲说的办,于是给父亲准备了石头棺材,如今这个“棺材”还在“包公坟”呢。

大虎石的伟说

沿河口村对面的南山有一块巨大的花岗岩石头,酷似一只老虎,村民叫它大虎石。关于大虎石的来历有一段传说。

据传以前这里林高草密水源充沛。自然生态良好。各种野生动物出没山林,许多地名也与动物有关,如狍子巷、狐子巷,说明当时环境确实是原生态。有小动物就有大动物,大动物不光吃小动物还吃人。一天,有个老太太坐在村头太阳底下纳鞋垫,从南山上突然扑下来一只斑斓猛虎把老太太掳走了。村民闻讯拿着扁担锄头追上南山,老虎吃了人撑得走不动被村民一吓,坐化在南山上,从此大虎石的故事流传了下来。

虽说是个传说,可沿河口村一直不发旺。以前村子不能超过110人,超过这个数就要出事。1975年车祸全村一次死了11口。当时全村116人。人们说就是因为有大虎石虎视眈眈看着村子。现在沿河口有81户,200多人。他们多是外村的搬迁户不算沿河口人。

讲述人:魏治云

白羊石虎的来历

从沿河口村的两座敌台中间进山的沟叫石岩沟。沟中出产优质花岗岩。当地人都叫石羊沟,不知是笔误还是口误。不过石岩沟进沟不远有一处景观——白羊石虎,流传着一段故事。石羊沟的叫法是否与这个传说有关呢?

进沟不远处的一侧山上有石如羊,对面山上有石如虎,羊虎不知守望了多少年。

据老辈人传说,当年有人在山上放羊,一只羊躲在岩缝里怎么也赶不出来。放羊人纳闷,四下打量,猛然发现对面山上有一只老虎,虎盯着羊,羊不敢动。放羊人也吓坏了,再也挪不动脚步。老虎想过来吃羊,可沟太宽它跃不过来,下到沟里面爬不上来,又怕羊跑掉了。就一直趴在那里隔沟眺望。最后,人、羊、虎都坐化成石头,成了现在的景观白羊石虎。

距沿河口三十里的石岩沟里真有一个村叫白羊石虎,不知是否与这个传说有关。

护村有功的魏如兴

沿河口的敌台保存完好与一个人有关。他就是现在沿河城卫生院院长魏治云的祖父魏如兴。

当年破“四旧”立“四新”,沿河城的两座敌台拆了。盖房、垒猪圈,做桥墩。拆完沿河城的敌台,人们又?向沿河口。沿河口人闻讯后,青壮劳力拿起棍棒在村民魏如兴的带领下登上了敌台,他们说谁敢上来拆楼(当地人称敌台为楼)就跟谁玩命。结果吓退了拆楼的人,保住了敌台。据说这两座敌台是沿河口的风水,破了风水全村就要遭殃。

一九七九年中国历史博物馆来人给敌台拍照时说,这是北京地区保存最好的古迹。同年创刊的旅游杂志,封面照片就是这两座敌台。并盛赞沿河口人保护名胜古迹有功。魏如兴等人冒死护村的义举,不仅保住了珍贵的文化遗产,还为沿河口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成为日后旅游开发得天独厚天然资源。

王家骡马大店

沿河口五家是老住户,也是大户。据王巨民介绍他的祖父王玉卬,小名大福,开过骡马大店生意很是兴隆。

当年沿河口是连接河北张家口、蒙古到京城的交通要道。张北、内蒙古草原的绵羊被羊贩子赶着,一群群运往北京大红门。每群羊背上都有红、黄、蓝、黑等不同的记号,日夜不歇。过沿河口经沿河城东岭、杨树地、碣石、青白口抄近路进京。没有公路铁路,没有冷藏设备,京城吃肉全靠这种方法。

王玉卬五儿一女,为此他奋斗一生。过度的操劳使他的手都伸不直。王家发家靠的是天时。有一年王玉卬率子在石羊沟里的枣树台开荒种地。把十几亩的枣树台上上下下整治的草净地光,洒上谷种。正赶上当年好雨水。谷地里人进去看不见影儿。家就在大路边,可谓天时地利全占。人吃有米,马喂有料,那些运山货、煤、杏仁等的商旅来来往往,生意红红火火。

到王巨民父辈,战乱四起日寇入侵,父亲投身革命,商旅不通,国难当头,家道衰败,叔父也为国捐躯名垂青史。王家骡马大店被收存在老人们的记忆里。

重要历史人物

王秀川(1921—1948)中共党员。1938年参加革命。曾任昌宛县六区区长兼武工队长,作战英勇、敌人曾悬赏捉拿。1948年在昌平执行任务时被敌人包围。王秀川英勇不屈跃弹殉国,时年27岁。在沿河口会计高建设的家中至今仍保存王秀川的烈士证书。原件因年代久远不宜保存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存。现在的证书是198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的新证书。上书“王秀川烈士”及牺牲前的职务等。王秀川烈士生前有一女,但不幸夭亡。其妻后改嫁石羊沟高家,随其子高建设在王家祖屋居住。

重要历史事件:一起重大翻车事故

在沿河口的历史上曾发生过了次惨痛的事件,它改变了沿河口九家人的命运,给这个当时三十几户的小山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在沿河口人心里它是永远的伤痕,每次提起都是锥心的痛。

1975年7月30日是一个黑色的日子。田里的庄稼正拔节,人们紧张地给玉米施化肥。中午,大家都回家准备吃午饭了。这时接到队里通知,要组织一批青壮劳力到沿河城火车站卸火车。

当时张家口供电局正在沿河地区施工的。所需的水泥用火车运抵沿河火车站后须在短时间内卸车,每节车厢劳务费60元。这在当时对靠天吃饭的农民来说是笔不小的收入。机会难得,大伙儿顾不上吃饭立即集合上车往十里远的火车站赶。当时村里有一挂大车由村民五青春赶着,可大家都嫌马车太慢,全都上了手扶拖拉机。

沿河城至火车站以前本没有公路,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顺河边通狮子沟,幽州方向。官厅水库放水或上游下暴雨常常被淹没。丰沙开工后,沿河城住了许多工人,为方便上下班硬是在距永定河十几米高的岩石上逢山凿洞,遇涧架桥修了一条简易公路。

一点多钟手扶拖拉机载着20个人出发,除了供电局1名工人,2名北京知青外全是沿河口村民。其中父子三人的有两家,兄弟俩的一家。拖拉机出村奔沿河城,再经城外的三岔路口逆水而上,爬上了在岩石上开凿的简易公路。凹凸不平的路面全是大大小小从山上滚下的石头、山水冲的沟槽。一路颠簸,两点来钟拖拉机驶入最险的路段——小青崖。不幸悄悄的降临。

小青崖距火车站还有两里远,两个岩石山洞之间有个17米深4米多宽的深涧,一座木桥把两个山沿连起来,桥上没有护栏。拖拉机载着满满一车人驶入第一个山洞。洞中一侧是长年被风旋进的暄土,一侧是坚硬的岩顶。车身严重倾斜,转向失控加上超载,拖拉机紧擦沿壁顺坡冲出沿口时机头已到了木桥的边缘,情急之下,司机欲调整方向,却在极度恐慌中扳错了方向,悲剧瞬间发生了!

20个人只有四个留在了桥上,其余16个人全部随车翻入17米深的山涧。倾刻间哀嚎四起,血流成河……

幸免于难的四个人是供电局工人,司机师新信他们被车把甩在了桥上。北京知青胡守水知情不妙不顾一切跳车逃生中,并顺手拉下了村民索广生。

当时遇难的是:大队书记王树珍41岁,队长魏振富46岁索广生之父索振宗50岁,王俊川56岁,白新民25岁,杨天智59岁,司机师新信之弟师志刚22岁。知青李艳林21岁,师景生18岁,共9人。其余7人重伤被火速送往医院。其中王俊川次子王巨森22岁,村民王学红54岁,抢救无效死亡。死里逃生的是王俊川长子王巨民,索广生之兄索广玉、谭怀柱、唐永山、王自彦。

铁路部门全力配合,从沙城调来车头运送伤员。铁路停运,丰沙线成为抢救伤员的生命线。消息迅速从公社传到区、市、中央,时任国家第一副总理的华国锋亲自指示负责抢救的积水潭医院,全力抢救受伤人员

这对于三十多户的小山村无疑于灭顶之灾。他们来自12个家庭,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壮劳力。转瞬之间亲人非死即伤。天塌了,地陷了,沿河口人疯一般哭喊着涌出了村口,他们当中多数是妇女和孩子还有步履蹒跚的老人……

最惨的是王俊川一家,父子三人两死一伤。索振宗家一死一伤。王俊川长子王巨民住院两个月不知亲人生死。入院时急需手术却找不到亲属签字,知青胡守水告诉医生:他家没人了,父亲和弟弟都死了。母亲六年前去世,弟妹们都小,我来代签吧。王巨民出院回家一看父亲没了,大弟弟死了,家中四个弟妹最小的才十岁,看见他一齐扑上来抱住他的腿,兄妹五人哭成一团。从此还没成家的王巨民担负起了全家的生活负担,成了名副其实的父兄。

起止王巨民一家,遭难的九家全部陷入悲痛欲绝,无助无望的困境。书记王树珍家中三个儿子未成年。队长魏振富两儿两女,小的刚几岁,大的十几岁。他们的妻子都是36岁。两个人的担子一下落到这两个女人肩上,生活何其艰难……

按照当地风俗,死在外边的人不能进村入户。十一具尸体在村口排成一排,惨不忍睹。正是酷热的盛夏,陷入悲痛之中的老弱妇孺已无力埋葬他们的亲人,由邻村出人出力买来棺材统一把他们埋葬在十亩台公墓。

当时的沿河口村哭声连天,家家无笑颜,户户少炊烟,人们关门闭户,街上行人稀少。天一擦黑不敢出屋。阴森恐怖的气氛笼罩整个村庄。

事情发生后,国家在永定河边重修了一条公路,同时废除了那条险象环生的旧公路,只是那两个半山腰的岩石山洞还在,那两个山洞之间的木桥桥基还在,默默陪伴着永定河,成为永外的纪念。

当本文截稿时,从沿河地区传来消息,昔日的公路正在拓宽铺油,不久将打通到河北幽州。悲剧再不会发生,永定河峡谷将以崭新的面貌面对世人,这也许是对死者和生者最好的安慰。

特点本村为明代重要军事关口,近代京西古道的一部分,曾为保卫古都北京和繁荣北方经济做出过显著贡献。现敌台三座保存完好。

需要保护和开发的资源:

1、敌台2、古民居、骡马店遗址3、零星古道

开发项目:

1、加大敌台宣传力度,与周边景点联合开发旅游产业。

2、村边菜园搞观光、采摘农业。

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情况:

韩宝来:被日寇毒打致死。

由于日寇入侵造成青壮年、妇女、儿童间接死亡无数;为日本修筑炮楼,挨打无数。

全村房屋几乎烧光,财产损失无法统计;